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形式主義之手,請放過校園——迎檢查、寫材料影響基層學校教學主業

2019-11-06 13:03
來源:半月談

半月談記者  袁汝婷  劉芳洲  柯高陽  駱飛

 

基層教育負擔重,已經是不爭的事實。半月談記者在全國多地調研發現,部分地區中小學非教學考核名目多,迎接督導檢查、調研考察任務繁重,一些形式主義和留痕主義“進校園、入課堂”,評先爭優變“秀場”,成為基層學校和教師的沉重負擔,嚴重干擾正常教育教學活動。

 

檢查名目繁多,形式主義致學校負擔沉重

 

部分基層中小學負責人和教師反映,一些評比檢查和非教學任務干擾正常教學,形式主義之弊影響校園健康發展。

本應“補短板”,奈何“成樣板”。西南某市一實驗學校,自2017年創建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學校以來,儼然成了“迎檢專業戶”。達標驗收后,上級部門追加了數十萬元投資,學校的硬件設施面貌一新。但學校因此被當作“樣板”,各項接待任務隨之而來。各種同行參觀學習、區內經驗交流等讓學校難以應付。

某地一位小學校長說,學校“最怕拿第一”。“成為樣本,檢查、參觀和接待會特別多。”他說,迎接有些部門的檢查,就得提前準備資料、做展板等。爭優創先不再是工作動力,反而流于形式、疲于迎檢。

“小手拉大手”,任務花樣多。部分教師反映,一些非教學的事務性工作進了校園,且常常要求“從娃娃抓起”,一些管理部門將本應承擔的法規普及、宣講等工作“甩”給學校。比如,一位重點中學副校長向記者講述了禁毒工作進校園的一系列流程:單純宣傳講解不夠,需要老師先專題學習、組織專題班會,隨后再讓學生參與筆試答題,最后考核時既要量化學生考試通過率,還要準備很多總結資料。而一些專題宣傳,還要求學生回家向家長進行普及并簽字。“向學生宣傳禁毒知識的確有意義,但為了檢驗宣傳效果,各種考核和檢查就特別煩瑣。”這名副校長說,這些活動耗費老師們很多精力,無形中增加了學生課余負擔,也得不到家長的理解。

節會活動多,過節成“過關”。本應體現尊師重教的教師節,也成了一些地區的“秀場”,花大量時間、人力、資源進行節會籌備,一些基層教師不僅要承擔教學任務,還要參與節會的節目排演等,戲稱“過節比過關還難”。今年教師節前夕,中南某地一名中學老師全天“連軸轉”,從早8點到晚7點,都有全天候的教學和班級代管工作,俗稱“包班”,此后還要趕到教師節晚會現場簽到看節目。

她告訴記者,學校有大量教師被抽調參加教師節晚會,提前多日就開始節目編排工作,常常白天工作結束,還要排練至深夜。彩排期間,班級管理工作就全部交給其他老師“包班”。其間,學校基本停課。“節目講排場,一個節目隨便就三四十人,可我們學校總共才六七十名老師。”

記者觀察發現,今年教師節期間,不少地市、區縣都舉辦了大同小異的教師節晚會和頒獎典禮,老師除了耽誤教學時間排練,還被“半強制”要求點贊、轉發晚會相關視頻。采訪中,有老師感嘆“聽到教師節就害怕!”“這樣的教師節誰愿意過?”


 














“實干”要材料照片證明,留痕主義成教師極大困擾

 

一些基層中小學負責人和教師反映,為了表明工作“真干了”,需要“假材料”來證明。沒有留底,就會被認為沒實干,留痕主義歪風刮進校園。

記者采訪了解到一些典型表現:“借人”補臺賬,迎檢拍視頻;下雪過后,鏟雪是小事、拍照是大事;通知下發、活動舉辦,關鍵是簽到不能少;主題班會、材料反饋、走訪拍照、簽字確認,甚至還要組織補拍、擺拍……

一名教師告訴記者,學校每名老師都要有一個專門的電教登記本,記錄上課內容及多媒體使用情況。如有缺失,會影響整個學校的考核分數。實際上,多媒體不可能每節課都用。“每到期末,老師們就輪流來填,把自己科目的多媒體使用情況全部填完。”

上面千條線,下面一根針。為應對評估檢查,“今日內完成”“明天必須要”的評估材料層出不窮,有的評估時間跨度長達三五年,基層學校承受的額外負擔“甩不開、掙不脫”。一中學校長說,為應付各種檢查工作,學校還專門增加了行政人員。還有老師反映,同樣一套材料,為了迎接不同部門檢查,需要做成好幾套。比如,A部門檢查名目是“疾控防疫”,B部門檢查名目是“健康學校”,其實落實到學校都是健康教育,但就得準備兩套資料,方案、過程、總結里分別要出現這兩個關鍵詞,否則資料審核通不過。

一小學校長說,似乎寫出來的總結、填出來的表格,才是評價工作完成的標準。這違背了教育教學的基本規律。

“備戰”式迎檢,“打卡”式驗收。不少受訪教師坦言,一些師資規模較小的學校,應付完檢查后幾乎沒有精力聚焦教學主業。一名中學老師說,為應對每年年底上級部門對學校的年終考核,她準備了整整3大盒、半米高的材料。最讓她無奈的是,沒等檢查完,這些材料就成了廢紙,“我們準備得辛辛苦苦,來檢查的人喝杯茶、和校長聊聊天,就完事了”。

視察現場、看完就走,有些材料說出口就要拿到手。一些基層學校反映,常常不得不接受來自各級各類單位的行政指令、工作安排、評比檢查。以教育之名登課堂、入教室,擠占教育空間,浪費教學時間,消耗教學資源。

 

推進現代學校制度建設,為基層教育“真減負”

 

在調研過程中,許多基層教育工作者認為,一些資料確有保存價值,適當的檢查能有效促進學校管理、教育教學工作;適度的節會活動,能一定程度上提升教師的職業尊嚴感和成就感,但這些一旦過度,就會消耗教師精力,降低教學質量。

一名小學校長說,考慮到學校和教師的工作、精力問題,建議相關通知由教育行政部門統整后,統一下發至學校,避免每個部門提一點要求、布置一點任務,匯集在一起后對學校形成難以承受的巨大壓力。

多名基層教育工作者建議,應嚴格規范各類“進校園”活動,讓學校教育更聚焦主業。當前很多活動其實與學校教育教學工作相關性不大,應該嚴格限制。一方面,要落實相關提質減負文件,讓這些文件切實發揮作用;另一方面,也要細化政策,避免各類檢查“搭車”進校園。

在教師“真減負”方面,不少基層教育工作者表示,希望能切實減輕教師非教育教學負擔,尤其是減輕攤派給教師的維穩、衛生、宣傳等方面的壓力,讓教師安心于課堂教學和學生教育工作。

不少基層校長希望各級行政部門能夠加強服務、溝通意識,在工作中克服“唯我任務獨尊”的思想,尊重教育教學規律,提升科學管理水平,更好地服務學校,推動教育工作更好發展。

推進現代學校制度建設,必須厘清政府、學校、社會之間的關系。政府應依法監管,把職能從指揮變為支持、協調和評價。基層教育工作者建議,梳理考核檢查項目,將考核檢查項目降到最低程度,不能以考核檢查代替現代學校治理。(半月談內部版第11期)

責任編輯:劉一鳴

熱門推薦

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图百度
彩票开奖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河南郑州麻将朋友局 fct游戏理财平台 2020如何网上赚 众发娱乐棋牌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 贵州快3玩法规则 微信登录 友乐广西麻将 顶呱刮 中原环保股票下跌 心悦吉林手机麻将下 好运快三计算方法 麻城红中赖子杠手机版 陕西快乐10分技巧 江苏快3结果查询 德国赛车计划数据全天